当前位置: 河北快三 > 河北快三服务 > 正文

浙江大学?不,是“浙海港溪泉江大学”!

作者:admin 发布:2021-06-02 10:01 | 点击数:

图片

图片

▲ 作为校园内的“灵魂”建筑,求是大讲堂还原了求是书院的旧址,象征着求是文化扎根在这所大学里,生生不息,代代相传。摄影/王磊

-风物君语-

欢乐的5.21校庆

124岁的浙大

我爱您!

“放假了,一起去玩儿吗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们还没放假,具体时间待我算上一卦。”

“考完试了,我BG你!”

“走,校门口BG树不见不散。”

图片

▲ 夕阳西下,鹊湖之畔的浙大海宁校区,既温柔内敛,又开放包容。摄影/拍照去,图/图虫·创意

在“浙里”,历经春、夏、秋、冬四个学期末的莘莘学子,卸下了论文报告的重担,奔向属于他们的BG约定(请客吃饭)。

每到饭点,与干饭人蜂拥而出的,还有曾经从紫金港东区推出的“学霸餐”,以及在校园各个角落伺机而动的大猫咪。“浙里”,是让所有“手握浙大钉,身披赶课魂”的求是学子“爱恨交错”的浙江大学。

 

图片

▲ 图为浙大玉泉校区图书馆,BG的说法最早便是从玉泉校区门口的大松树开始的。摄影/王磊

所谓“流水的浙大,铁打的浙大人”,从西溪、紫金港、玉泉、华家池、之江到海宁与舟山,浙江大学环绕着美丽的江南水乡展开了一场浪漫的水韵之旅。

图片

▲ 花香袅袅,湖水盈盈,美丽的校园环境为浙大人的求学旅程添砖加瓦。摄影/王磊

这座由中国人自创的新式高等学堂,前身是诞生于维新浪潮中的求是书院。曾为国家救亡图存的革命先驱陈独秀,集书画、散文于大成的中国现代漫画鼻祖丰子恺,被誉为“中国武侠小说三剑客”的金庸(查良镛),都与浙大有过不解之缘。

颠沛流离的西迁中,浙江大学在校长竺可桢的带领下,孕育出了“排万难冒百死以求真理”的求是风尚。作为拥有七所三级甲等附属医院的王牌大学,在武汉疫情期间更是挺身而出。

图片

▲ “竺可桢精神”永远扎根在浙大的校园里。摄影/王磊

这所浙江唯一的985大学,曾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行,而今亭亭玉立时,依然在温柔秀美的浙里故乡将海纳江河、求真至善、开物前民的精神薪火相传。

正如紫金港校区东门前,石头上刻着的“竺老两问”:“第一,到大学来做什么?第二,将来毕业后要做什么样的人?”。这是每一届浙大学子被打上“求是”印记的开始,也是每一位浙大人在躬身自省时镌骨铭心的回忆。

图片

“流水浙大”,承包了浙江的“海港溪泉”

如果用一句诗来概括浙江大学的人文风物与四时美景,大概是“问渠哪得清如许?唯有源头活水来”。这一片“活水”,来自天鹅翩翩的启真湖畔,依山傍水的玉泉雅苑,红墙黛瓦的舟山新区,湿地环绕的鹃湖之岸,“三山一岛、六亭长廊”的华家池...也来自追寻求是创新、力图异彩纷呈的校园生活。

图片

▲ 碧空下的舟山校区活力四射。摄影/半吊子的拍照师傅,图/图虫·创意紫金港 | 三墩镇人民公园“叮咚!'浙大紫金港’到了!” 

图片

▲ 夜幕下的浙大紫金港东校区,与城市风物交相辉映,更多了一份惬意。摄影/王磊在杭州地铁五号线上,有一种区分浙大萌新与学长学姐的方式:前者听到广播里的“紫金港”激动不已;后者则按兵不动,在“三坝”站默默转乘二号线去往“虾龙圩”。

下车后的新同学会发现,尽管“浙江大学”的大门近在咫尺,他们中间却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余杭塘河。而从脚下的新西区前往东区的新生报到处,又是一段漫漫长路。作为浙江大学面积最广的校园,毗邻西溪风景区的紫金港,被戏称为“三墩镇人民公园”。

 

图片

▲ 每逢盛夏,启真湖畔的荷花开始展露尖尖角。摄影/王磊

“昔言求是,实启尔求真”,启真湖之名,取自于浙大校歌。但在不少浙大人眼里,这分明就是“杭州西湖浙大分湖”嘛。这座校园内最大的人工湖,春来玉兰摇曳,夏有芙蕖映日,秋去桂子飘香,冬寻香梅独步。

另一侧,戏水的黑天鹅与野鸭子在阳光下为涟漪镀上一层金边;湖心岛的松鼠旋转、跳跃在枝桠间。这些属于万物生灵的热闹,让启真湖成为了“三墩镇人民公园”里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。

图片

▲ 自由玩耍的天鹅是启真湖边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摄影/Log

启真湖畔,西侧的古雅园林——南华园取材自两幢被拆除的明末名居,由著名美术师王卿芳赠予,是文艺青年畅想天地的绝佳去处。每逢期末,东边基础图书馆的打卡率,堪比十一黄金周的西湖风景区。贯穿的旋转楼梯宛若时空隧道,映衬着毕业季的“花朵儿”。

图片

▲ 倒映着粼粼波光的紫金港图书馆见证了浙大学子的求是笃学魂。摄影/王磊

北端月牙楼肖似一弯天际明月,蕴藏着历史血脉的校史馆驻扎于此,遥遥望去,两侧的柱子仿如蟹钳,颇有几分“蟹老板”的模样。隔着一片绿坪,被称为“小巨蛋”的气膜网球馆与双十一间的“快递征用点”紫云篮球场,在云峰学园前并肩。

图片

▲ 关于月牙楼还有一种魔法说法:传说浙大前辈们将海底巨头“蟹老板”封印于此。摄影/王磊

不同于东区的现代化,十年光阴穿过,曾经的荒野湿地摇身一变,成了如今铺满红砖青瓦的大西区。在这儿,作为浙大的魂脉与历史丰碑,复刻的求是书院是所有浙大人对沧桑历史最深切的致意。“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”的古典建筑内里,镌刻着的是饱含求是创新的浙大风骨。

图片

▲ 浙大紫金港红砖加身的西区教学楼。摄影/潘宇轩左西溪,右华家,上玉泉,下之江 浙大的杭州有多美?

作为最接近城市腹心的两大元老校区,玉泉和西溪携手相伴,存着一份大隐隐于市的气定神闲。延绵大草坪中央的毛主席塑像、大门右侧的求是书院界碑、西迁之路的石雕、图书馆前的团结向上雕像…又给清秀的校园平添了一份厚重的历史感。

图片

▲ 背倚钱塘江的之江校区,身披红瓦,透着一股复古美。摄影/王磊

“钱塘江边六和塔,月轮山峦驻之江”,坐落于此的之江校区被简称为“山上”,而转来的法学生则成了"上山"的“山民”。

在一片“红墙倚红树,绿坪接绿荫”的山花翡然中,以85岁高龄的古钟楼(同怀堂)为首的建筑群,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长满青苔与爬山虎的红砖小楼,是《唐山大地震》中的“杭州医学院”,也是《猎场》里的“哈佛”,不远处的情人桥更是无数相爱之人的约会圣地。

图片

▲ 建于1936年的古钟楼是这里的主心骨。摄影/王磊

被冠名“小孤山”、“小苏堤”、“小平湖秋月”的华家池校区,在一众清丽脱俗中可谓标本一样的存在。“北有未央湖,南有华家池”,这座被戏称为“现代农业种植基地”的校园,景致却不像它的俗称那般低调。

图片

▲ 拥有众多清丽风景的华家池就像一个微缩版的“西湖”。摄影/王磊

经历过战火纷飞,重扩合并的华家池,如今是医学生用匠心护守的实践地,也是浙大版《南山南》中童话的代名词。

“海定波宁,新舟扬帆”

相比杭州的端庄秀美,身处海宁、舟山的同胞似乎更多了一份“大不自多,海纳江河”的磅礴气势。

图片

▲ 具备国际化办学环境的海宁校区,连校园也透着一股英伦风。摄影/王磊

背倚鹃湖群绿,聆听潮音流水,洋溢着古典气质的海宁国际联合学院,在山湖曼舞间,对世界敞开怀抱。“1+X”的学业模式下,跨越国界的校园故事在这里娓娓道来。

而与浙大校史上著名的西迁不同,坐上“紫金港号”去海岛实习的浙大人又经历了一次新时代的东征。他们怀揣着一腔热血,迎上扑面而来的海洋气息——

图片

▲ 启真塔光芒闪烁,照耀着四方美景。摄影/王磊

无论是国际交流中心里以海岛命名的会议室,陈列的绿眉毛船模型,亦或是沿湖而建的体育馆,黛瓦红墙的图书室,以及在晨曦霞光里阅尽四方水华的启真塔,舟山校区的每一道风景线都印证着海洋学院的扬帆起航。

图片

上山下湖:浙大人的逍遥游

浙大人亲近启真湖的方式,往往从“品尝”启真湖水开始。被盈盈水意环绕着的浙大,也用这份得天独厚的优势打开了体育课的新世界。

▲ 水上赛龙舟是浙大每年的传统运动,更有世界冠军现场指导。

从赛龙舟、皮划艇、降板瑜伽,到每年的水上运动会,这更像是一次集结了团结与勇敢,活力与韧劲的梦幻大联动。连续八年举办中国名校龙舟竞渡,非体育界出身的浙江大学,在首批公布的全国高校龙舟传承基地中,稳坐半壁江山。

于水上探索“弄潮儿”精神,于山中开辟朝圣之旅。饱含着对文军西迁的敬意,由各界人士自发组织的毅行活动一直兴盛于浙大民间。从“飘渺”、“98”、“88A(B)区”到“校友”,这个从未以大学冠名的徒步约定,象征的却是无数浙大人对母校的浓浓爱意。

图片

▲ 从绿意簇拥的玉泉后山开始,形成了一条独一无二的环西湖徒步旅程。摄影/王磊

沿着玉泉校区的毅行碑,一路穿过老和山、北高峰、法喜寺、龙井村等一众湖光山色之地,又经九溪十八涧回归之江校区。从金光下的层层鳞浪到夕阳边的海潮奔流,这座成长在山湖间的大学,也如此般景致,经历过风起云涌的涛涛历史,也扎根在民安物阜的承平盛世。

▲ 被拢在一片多彩秋色里的之江校区运动场。

在浙大人眼中,母校不仅裹挟着青葱岁月里的如歌回忆,多年以后,也成为了他们许下白首人生时的见证者。十年来,“缘定浙大”校友集体婚礼堪称浙大人的高甜瞬间。

从课堂到殿堂,从青丝到白发,相识求是园中,相恋老和山下的新人重返一同漫步的情人坡、比肩奋斗的自习室,回溯青春往事与脉脉温情,在母校的祝福中走向属于彼此的坦荡花路。

▲ 四百余对浙大校友新人从各个国家回母校参加盛大的集体婚礼。

时光机里的爱情,还存着一批特殊的见证者——在校园各处驻扎的猫咪既是生活的哲学家,也是学术的启发者。穿梭于东西教学区中的“学霸猫”,目光如炬,浑身透着求知的光芒;蹲守在紫云五舍的橘猫,活泼好动爱撒娇,俨然一副“宿舍楼长”的亲切模样。

而当它们出现在浙大人的毕业论文中——“云吸猫”的网络亚文化背后,受益最大的仍然是斩获无数铁粉的“主人公”。

图片

▲ 趴在屋顶上晒太阳的大猫咪。图/浙江大学“求是创新”的校风之下,也有浙大人对校园生活的不断丰富与延展。在浙里,后门的堕落街是浙大人的美食天堂。这条每年出现在新生手册上的小吃街,名气远超所有的校园道路。从校医院边的“刘一碗”大馄饨、大鸡腿、奶酸菜鱼到烤面筋、烤猪蹄、“肉本家”烤肉…浙大人没有一天不在这里“堕落”。

图片

图片

▲ 异彩纷呈的跨年晚会,也有浙大人对未来的翘首期盼。摄影/Log

每逢年末,仍未熬过“考试粥”的浙大学子在忙碌扎堆的新校历中,找寻一抹亮丽的身影——浙江大学学生节,又名“跨年狂欢夜”与“花车主题巡游”。从温暖可口的欢乐迎新餐,花式表白家国的民族方阵,到科技领航的飞驰人生,星光璀璨的活力剧场,这是属于浙大人对过往最隆重的告别。

图片

百年浙大:如何练就笃学求是魂?浙大的美,不止于山花流水的滋润,也来自扎根在这片土地下的“求是魂”。它诞生在温柔缱绻的江南水乡,却形成于江南人为救亡图存而最为硬气的时刻。

图片

▲ 复刻的求是书院代表了浙江大学薪火相传的求是精神。摄影/王磊

甲午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年,一批身怀革命思想,力求复兴民族的浙江文人兴建起以“讲求实学”为途径,以“育才图治”为宗旨,以培养新式人才为己任的求是书院。尽管途中因学制问题几度停办,然而,1927年,求是书院原址凭借“国立第三中山大学”的名字回归,此后,这所大学的每一步进取与发展,都与国家命脉紧紧相连。 

图片

图片

▲ 西迁中的浙江大学遗风。图/浙江大学求是文化宣讲队1936年,中国历史上首位气象学博士,被誉为国内近代“问天”第一人的竺可桢先生请辞他最为擅长的气象研究,毅然投入到振兴浙江省文化教育的事业中。出任浙江大学校长的他,见证了这所学校作为“国立浙江大学”的最后一年。 

图片

▲ 在贵州遵义湄潭县,至今仍保存着完整的浙大西迁旧址。摄影/何雄周

抗日战争爆发后,面临战火动荡,竺可桢当机立断,带领全校一千多名师生走上“西迁”之路。从浙江於潜、建德,辗转江西吉安与泰和,复迁往广西宜山,最后落至贵州遵义湄潭。这一段堪称红军长征的艰苦跋涉,成为后来无数浙大人铭记于心的“一支文军”。 

图片

▲ 玉泉校区图书馆前的竺可桢石像。摄影/yeangxi,图/图虫·创意颠沛流离的西迁中,浙大的教育事业在校长竺可桢的带领下,非但没有荒废,反而为往后的声名鹊起奠定了扎实的根基,也诞生了“排万难冒百死以求真理”的“求是”校训。只要有“浙大”在的地方,“图书馆”能扛起,“实验室”能搬动,所谓庙宇、祠堂,只需一块平整的土地,就有浙大人的学堂。 山沟沟里提笔写下的论文,最终归落于世界顶级期刊。1945年,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李约瑟在《自然》杂志中写道:“在重庆与贵阳之间一个叫遵义的小城市里,可以找到浙江大学,是中国最好的四所大学之一。”重回故里的浙江大学,正如校长竺可桢给自己的要求一样,在中国奋勇前行的道路上做了一颗“不生锈的螺丝钉”。1966年,为响应国家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的拍摄,浙江大学光华学院立下军令状,在艰难险阻中,成功研制出3台250万幅/秒等待式高速摄像机,清晰地记录下了属于祖国的高光时刻。在“两弹一星”功勋者中,有毕业于浙江大学的程开甲、贺贤土、赵九章,也有任职浙大教授(校长)的钱三强、王淦昌、唐孝威,他们在最美的年华里,为中国核武器试验和国防事业添砖加瓦。一代代浙大人的付出,让这所学校在时间的积淀里,练就了“长江后浪推前浪”的气魄。几十载过去,毕业于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的年轻航天人孙书剑,又参与了母校皮星二号卫星的发射调度。 

图片

▲ 上图:在武汉救治病人的李兰娟教授;下图:金华“独腿”大叔在街头以彩绘方式致敬陈薇院士。

2020年,在抗击新冠疫情期间,浙大诸多杰出校友更是身先士卒:李兰娟教授主动请缨带队驰援武汉,不眠不夜地驻扎在最危险的地方埋首奋战;陈薇院士在疫苗研发中以“硬核”成果,让世界见证了“中国速度”;101岁的图书室老馆长游修龄为抗疫捐款助力…

图片

▲ 无语良师碑用以纪念向浙大医学院捐赠遗体的捐献者。摄影/Log

时间的长河中,学有所成的浙大人永远践行着"以天下为己任,以真理为依归"的办学理念。 正如所有新生第一次合唱校歌时,点亮的手电在求是园的黑夜里汇成一片漫漫星河,胸前佩戴着“求是鹰”校徽,耳边回响着那句“从今天起,你将与历史中无数灿若星辰的名字一起,分享浙大人的称号”。那是属于所有ZJUers的青春印记与身份认同。

Powered by 河北快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